靠近天堂的地方 – 圣地犹他
靠近天堂的地方 – 圣地犹他

靠近天堂的地方 – 圣地犹他

原创,请勿转载

那一年夏天,我从上海出发,在洛杉矶登陆大洋彼岸,从朋友那盘下一辆二手车后,便匆匆一路向北,来到学校所在的小镇,位于犹他州的 Provo。

对于这个地方的第一印象用荒山野岭来形容绝不为过,沙漠气候里的太阳曝晒让人难受,干燥的空气使我的眼睛连续痛了一个星期,小镇上人烟稀少,开门做生意的店铺也没有几家。从繁华的大都市来到这里,心里落差极大,想到要在这里住上两年,我从踌躇满志变得有一丝绝望。

很快到了开学季,学生们陆续回到学校,这个小镇突然神奇般的焕发了生机。学校宿舍每天都能看到学生和他们的家庭成员拖着大件小件的物品来报到,马路上、商场、餐厅熙熙攘攘,学校的各处地标总有驻足拍照的人。这大概就是作为大学城特有的魅力吧。而我的商学院生涯也拉开了序幕。

逐渐安顿下来,人便开始有合适的心境去感受初到异乡时的新鲜和有趣。学校依山而建,随便站在哪一个角落都不会迷失方向 – 山的这边朝东,湖的那边朝西。

住的地方望出去,不是无敌山景,就是四季里不同色彩拼凑出来的田园风光。远眺心旷神怡,近凝忘我陶醉。

随便找个方向驱车出逃,所见尽是美国西部片里的经典场景,大气而怆凉,让人不自觉的谦逊和敬畏。

最美最应景的,当属由蓝、白、黄三色构成的秋天,那是少数不让人觉得审美疲劳的纯净和清澈。

我也在本地土生土长的同学眼睛里看到过一样的纯净。记得第一次见到成年人的眼神里透着我本以为小孩儿专属的光,内心极为震撼。这里的人单纯,直接,没有太多忧虑,也就难有什么坏心眼。作为摩门教的圣地,这个地方和这里的人,在享受明媚阳光沐浴的同时,也会遭到不明真相群众的偏见,误会,和黑化。作为一个没有宗教信仰的人,我从学习工作相处的角度观察,我的摩门同学们把家庭放在第一位,热爱生活,不沾烟酒甚至咖啡和茶,不穿过于暴露的衣物,每周日在教会度过三个小时洗涤心灵,上课聚会等都以祝福和祷告开始和结束,在日记里记录每天发生的人和事包括自己是否有帮助过别人。在很多人眼里这些过于传统甚至于奇怪的行为,却让我觉得分外舒适零压力。有一次一个中国来的访问学者拖家带口抵达学校宿舍,发现这边租房子是不带任何家具用品的。这位访问学者英文不甚流利,刚到也没有车可以开,慌乱之际向走过的邻居求助,邻居即刻把消息散播出去,不到一刻我也被找去当个沟通的桥梁。几个人了解了这位访问学者的情况后,马上分头行动,有的驱车带这一家人去超市置办生活用品,另一群人则开始到处拼凑,到傍晚这家人回到宿舍,发现房子里沙发,床,桌椅,厨具,食物,甚至给小孩的很多玩具,一应俱全,顿时语塞。虽然这些都是每家每户自家拼凑出来的,不是全新的物品,但这么短时间内帮一户完全不认识的人家解了燃眉之急,足以看出这里人的善良和热情。

犹他州的大部分人口集中在北部,这里最主要的人文景观就是盐湖城中心的圣殿广场了。摩门教的教堂是不开放给非教友参观的,但从外观看也足够的特别和雄伟,其特色是顶上的金色小人和纯白的外墙,在世界各地,只要是摩门教堂的所在,周围必定是当地最好的社区,而且一般都建造在高地,非常好认。圣诞节的时候来,还可以看到璀璨夺目的圣诞灯饰,为雪白的冬天增色不少。

盐湖城市中心逛逛,拍出来的片子,加点滤镜效果,电影感十足。

盐湖城的西边,有类似天空之镜的 Bonneville Salt Flats,每年两三月份,湖水仅有薄薄的一层,遇到有云朵的蓝天,穿上鲜艳的衣服,随手拍出来都是大片。

从学校开出来往东上山,翻过Mt Timpanogos,一个小时路程就来到曾经举办过冬奥会的滑雪胜地Park City。据说由于这里的气候干燥使得雪质十分优秀,是滑雪爱好者的天堂。外行的我,在这里的主街道走上一圈,逛逛精品店,感受一下“小瑞士”的风情,也可以很快的把情绪转换到度假模式。

南犹他是到美西自驾游的必经之地,作为美西国家公园大环线的一部分,境内有Zion, Bryce, Arches, Canyonlands, Capitol Reef等著名国家公园。把范围稍微扩大,犹他州北接黄石大提顿,南邻大峡谷,西边是优胜美地死亡谷拉斯维加斯,这一整片区域浓缩了美西游玩的大部分精华 —

羚羊谷

Zion National Park

Arches National Park

Bryce Canyon National Park

Canyonlands National Park

海边平原长大的我,在山地住上一段时间,跟着同学们混,发现这里的户外活动非常丰富。春季赏花,夏季游湖,秋季徒步,冬季滑雪。好山好水好无聊,对比起来,大城市里的灯红酒绿反而显得千篇一律了。犹他是我在北美的第一站,那是一段很快活美好的时光,毕竟刚到美国定居还有些新鲜感,作为学生时间也相对自由。冥冥中我和落基山脉也颇有缘分,辗转多地后,我又来到了落基山脚下,虽然是另一个国家和城市,但南下开16个小时就能故地重游,也算是个容易达成的念想了。

最后,感谢好朋友贡献出珍藏多年的相册,本文那些有腔调的照片均出自被机器人智能耽误了的摄影师 Dr. Yi 之手。

以一张从湖对岸看Provo日出的照片结束这一篇光影回忆,词穷是对美好事物和精彩大片最诚挚的尊重。

-END-

发表评论

%d 博主赞过: